美中贸易发展促进会

转基因技术食品与自然育种食品的区别

 

 

     植物育种工程在几千年以前便开始了。古代人早已了解种子在一年的哪些时间种到土壤中会长出植物的道理。这就是人工种植的开始。之后人们发现同样的种子,有的长出的植物和结出的果实比其他的好。这就是选种的开始。

 

     选种和基因工程的目的是一样的,那就是筛选出理想的种子以培养出优质的作物。无论是杂交的还是转基因的,二者的共同点是:为满足农产品国际市场的需求,从原形变种,改良出优质的、个大的、增强味道的、增加口感和外观的,以及高产的农产品。

 

     要想了解杂交和转基因技术之间的不同,我们需要先了解杂交的过程。自然杂交是两种遗传基础不同的植物在自然状态下的交配。无人工杂交是通过自然花粉传播而成的。然而,多年来园丁、农民以及园艺工作者发明并使用了大批人工杂交的技术。事实上,今天所能看到的每一种水果、蔬菜、花卉和粮食作物都是经过了传统的植物育种工艺脱胎而成的。

 

     传统的育种方式与现代高科技育种方式有着很大的区别。常规的杂交技术是同种植物之间或两种同属植物之间进行杂交,所育的种带有双亲遗传基因特性;而转基因技术是提取一种或多种物种的基因细胞,并将其移植到另一种完全不同的物种上(比如:从鱼身上提取的基因细胞,移植到番茄上)。

 

      在培育转基因植物时,科学家们需要先从不同的生物体内分离DNA,这些生物体比如:细菌、各类植物以及动物(有时还会针对人类分离人的DNA)。这些被分离出来的DNA会在生物实验室内被组合在一起,这种“重组的基因”带有五种甚至更多种不同基因源内提取的基因。重组的基因再被放入细菌中培育,从而得到复制的基因。这些基因再次从细菌中被分离,用于实验各种转基因产品。

 

      转基因工程的支持者们认为21世纪的生物科技产品,如抗癌西红柿和维生素E加强型大豆,和20世纪的富含维生素食品是一样的,都是对促进人类健康起到同样作用的产品。虽然转基因产品的生产厂商一再保证食品对人类及环境的安全性,科学界对此还是没有统一的定论。有些科学家担心这些转基因作物有可能因其基因的优势而无止境地生长下去,最终取代其他作物和植物,以及因此而造成超强害虫的变异繁殖。

 

      到目前为止转基因工程厂家及联邦政府认为现有的转基因作物是安全的。反对者们也承认这些作物似乎对生态没有多大危害,但仍对其潜在的、长期的影响持保留和观望态度。

 

      杰 · 莱斯勒是前美国环保局的生物科学监管机构官员,他曾表态说“现在还没有一个系统的研究证明这些转基因作物的安全性”。他目前在保守科学家联盟组织工作。

 

      那么转基因作物到底有哪些优点呢?按照生物技术产业组织的看法来回答:优点很多。伊利诺伊州大学教授布鲁斯 · 切斯在2002«美国大学营养学杂志»中曾指出“生物技术在现代农业上的应用和见效都是最快的”。生物技术信息组织在其网站上刊登了许多成功的案例,比如:爱荷华州种植大豆的农场主洛伊 · 巴豆尔称,由于使用了生物技术,他至少减少了一半以上的除草剂的使用。由于实施了这种保护性耕作,久违了的野貂又回到了他的农场。抗杂草型大豆的种植减少了农民用在除草方面的大批开支,洛克菲勒基金会的报告称,1999年一年就为农民节省了2.16亿美元的开支。

 

      在抗虫玉米问世前,种植玉米的农场主在其玉米作物上喷洒农药以杀死欧洲玉米螟虫,结果使其每年减产达三亿蒲式耳。引进了抗虫玉米作物后,据2001年华盛顿洛克菲勒基金会的“非营利性国家食品及政策中心”组织所提供的报告,称 “因欧洲玉米螟所造成的损失已经不存在了,玉米作物可以自行保证其生长了”。

 

     种植棉花的农场主们因种植了抗虫棉而减少了两百七十万磅的杀虫剂,每年少用了一千五百万套农药喷洒设备。棉花产量每年增产2.6亿磅,1999年净增收入九千九百万美元。

 

     自从抗虫棉被四百万户小农在中国北部黄河地区第一次种植后,«植物讯刊»2002年报道“五年来所带给农民的利益不断增加”。抗虫棉的种植降低了农药的使用,增加了农民的收入,农田产量大幅度提高。2001年的«全球发展论坛»刊登了“抗虫棉大幅度降低农药对环境的污染,以及减少农药所引起的疾病”的报道。与此同时,政府相关部门还发现了种植抗虫棉所带来的其他的益处。迈克尔 · 亚克森是«消息者»的代言人,他对抗虫棉情有独钟,“我认为美国和国外相关报道的数据最能说明问题,减少农药的使用率会增加害虫的数量,但同时却能吸引来更多的鸟类”。从他的观点看,注重生态平衡的人应该从更长远的角度看生物技术带来的益处。他认为抗虫作物不光给农民节省了时间和成本,更减少了对人体健康有害的农药的大量使用。有评论认为生物技术使农民从农耕中解放出来,减少了农药对土地的侵蚀,节约了水资源、能源和土壤中养分的消耗。亚克森说,“没有人说所有的生物技术都是有益的,但许多生物技术的确是有积极作用的,应该加以使用”,“我们认为生物技术在增产、降低农药毒害以及提高作物营养含量和质量等方面有很大潜力。但生物技术需要恰当地加以管理使用以确保负面影响不会随影而来”。